WEPLUS

品牌声明

曾经看破红尘的修行人,如何成为了无数孩子的公益造梦者?

文章描述

第一次看到今天的主角——「澎众公益」创始人杨伟东是在一次社群品鉴会中。他带来了新鲜的松茸给大家品尝,同时告诉我们这些都是由云南山区的贫困孩子们亲手采摘而来,他们用这些山珍为自己赚一些学费和生活费。

这是很多人第一次吃到新鲜的松茸,也是很多人第一次亲身参与“公平贸易”的捐助模式。今天的专访中,杨伟东将为我们娓娓道来他曲曲折折的公益创业之路。

人生不圆满

「澎众」二字是藏文的音译,许多珍宝聚在一起便叫做澎众,代表了福泽、长寿和圆满。可杨伟东创建「澎众」的起因却是因为生活的“不圆满”。

几年前杨伟东经历了人生低谷,事业感情双双受挫。心灰意冷下,他独自去了四川甘孜的寺庙,对父母只说出去散心,实则打算就此隐世不出。

风景如画的甘孜

“可是在跟着师傅走访当地后,我发现那里很多家庭的艰难程度超出了想象。”

笃信佛教的杨伟东自然要伸出援手,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只靠自己的力量无疑是杯水车薪。

最终他选择放下心结,过往已似梦幻泡影,而眼前的孩子们却亟待帮助。于是他重新回到城市,回到红尘,用自己积累的资源和人脉去帮助更多人。

另一个世界

山区孩子们所处的环境,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徒四壁。

没有像样的桌、没有像样的椅、没有像样的床、没有像样的家。从来也没有新衣服的概念,鞋子只要不掉底就接着穿。

2018年——云南山区

每天早起必须先把家务干完,然后走2、3小时的山路去上学,下午再走2、3小时的山路回家,这时又有农活在等着他们了。

料理完一切后通常已是深夜,他们便会在摇晃的灯光下,就着说不清是桌子还是柜子的木箱开始一笔一划写作业……

我们厌烦的课堂和书本,是他们拼了命才能争取来的。即便如此,有书可读的日子仍是朝不保夕。缺老师、缺课本、缺资金……任何一个缺口便能轻易打碎孩子们的读书梦......

孩子们有时会给客人们读诗,站在青山绿水与破败的屋子间念一首《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当被问到想不想读书,孩子的眼泪便流下来,重重地点头。

在不少当地孩子家中,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奖状。满墙发光的奖状是孩子也是全家的希望。

走出低谷

如今,投身公益事业的杨伟东早已走出了当初的阴霾,生活忙碌而满足。虽然收入不高,但还是得到了父母与太太的全力支持。

“我周一到周六都是全天候stand by,但礼拜天是我的家庭日,一定要陪家人的。”

佛系创业

杨伟东告诉我们,做公益是一件“被庇佑”的事,他面对各种困难的态度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很多时候筹不到款,快到临界点的时候会突然出现一个大的sponsor给我们捐助资金或者物资,这可能就是福报吧。”

同样,这位真·佛系创始人对KPI也是“随遇而安”,唯一的原则是“踏实不冒进”

“我们其实没有固定的一个数字目标,只想踏踏实实帮助尽可能多的孩子,让他们能够自力更生。”

授人以鱼

其实早在创立「澎众」前,杨伟东就热衷于公益事业。汶川地震、雅安地震的灾区中都有他奔忙的身影。

因此他很清楚,仅提供资金帮扶并不能解决很多家庭的问题,而“授人以渔”才是帮助更多人改变命运的办法。

孩子们可以在「澎众」的培训课上学绘画、刺绣等一技之长来自力更生。志愿者也会鼓励他们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去帮助其他孩子,让爱心循环起来。

流泪时别掏钱

每每碰到有意向捐助的人,杨伟东都会建议他们亲自去山区走一趟,而不是在家打款。这样他们才能知道自己究竟帮助的是谁,这些钱有什么意义。

但他也每每会提醒大家:不要在流泪的时候急着捐款。


“你看到这家很困难,马上一千两千的掏出来。那下一家,再下一家呢?你还继续掏吗?”

每次走访后,「澎众」都会出一个合理的捐赠方案,尽可能做到公平帮扶。

广结善缘

「澎众」目前入驻于我们的上海复兴广场空间。短短几个月,杨伟东便已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伙伴。

“在这里很省心,很多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了,运营人员也像家人一样。找资源聊合作也很方便。”

“松茸品鉴会”@WE+酷窝上海复兴广场空间

最后,杨伟东希望大家知道,其实做公益并不比你充个视频会员或者成为氪金大佬复杂。

“会设计的可以做海报,有渠道的可以帮忙推广,有资源的可以拉拉赞助。这些都不参与,那买一二斤山区的土特产支持下也很好。”

你我一起,便能汇澎湃之心,聚众诚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