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LUS

品牌声明

共享时代的城市更新践行者:刘彦燊的空间迭代法则

文章描述

“共享经济”是近年来最炙手可热的词汇,它的出现既带来了无尽商机,也引发了属于时代的惊涛骇浪。 
9月20日,由中国城市更新论坛组委会主办的「中国城市更新论坛」于北京郎园举行。WE+酷窝获评「十大城市更新最佳运营服务商」,并凭借上海复兴广场空间入选新办公板块的「十大城市微更新案例」
▲ WE+酷窝荣获
2018年度十大城市微更新案例之 新办公
2018年度十大城市更新 最佳运营服务商

活动期间,WE+酷窝创始人兼CEO刘彦燊先生也受“界面新闻”邀请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专访,就共享经济下的联合办公行业未来发表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 WE+酷窝创始人兼CEO 刘彦燊先生
参加中国城市更新论坛

中国城市发展已迈入存量更新时代,城市更新既是建筑规划的时代更迭,也是科技人文的发展需求。作为一个超万亿的新兴市场,城市更新已经出现了共享经济的身影。

“共享经济”是近年来最炙手可热的词汇,它的出现既带来了无尽商机,也引发了属于时代的惊涛骇浪。

众所周知,共享经济的迅速崛起和发展并非偶然。一方面,产能和供给过剩等社会经济背景是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前提。市场经济下产能扩张与收缩交替演化的周期性使得当前很多行业都面临产能过剩问题,而中国也日益从一个所谓的短缺经济迈向一个供给过剩的经济形态。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普及,及大数据和云计算等领域应用,让供需信息实时、精准的高效匹配和信任鉴权成为可能。

随着行业的快速渗透,拥抱共享经济的企业将迎来更多的发展,这一趋势已不可逆转。

共享经济的创新和奇点循环

共享经济在2014年之后进入了快速扩张期,迅速渗透到许多领域和细分市场,大时代裹挟中秉承“共享精神”的独角兽公司快速崛起,创造了数以万亿的财富。不过,类似任何一个新兴产业,共享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亦面临着不少机遇与挑战,我们共同见证了共享单车的风光无限,也看到了无人货架的沧桑自救。

理论上,行业创新的超线性规模缩放会带来无限、超越指数级的增长,但是在令人生畏的技术名词——有限时间奇点的名义下,还存在着一个大陷阱。简而言之,如果缺少无限的创新,即在可能的崩溃发生前重置时钟,无限的增长就是不可持续的。

换言之,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之间相隔数千年,计算机时代与信息和数字时代之间的时间间隔为20年。但是,共享经济下连续创新之间的时间间隔更短暂。

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向来就是一个不够理性的市场,一旦某个概念能够吸引资本市场的关注,各种创业者就会一窝蜂的跟上去蹭热点。

因此,共享经济急需迭代、优化和进步,探索新的商业生态。

作为最早进入共享经济行业的一批人,WE+酷窝的创始人刘彦燊告诉记者:“这个行业(共享办公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然结束,未来两年内只会剩下6到7家办公空间”。在刚刚于北京结束的《2018中国城市更新论坛》中,刘彦燊更谈到,联合办公将为城市更新带来“办公气质”上的焕新,空间已经被重新定义,而这就是WE+酷窝自创立就秉持,并着力打造的“新空间”。

所谓共享办公,即是一种为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而进行共享办公空间的办公模式。在经受了市场的洗礼后,共享办公行业部分实力较弱的企业已被淘汰,而大环境又对新进入者形成了一定的壁垒。此时,对那些经历过大风浪却始终屹立不倒的企业而言,共享办公行业的春天才刚刚到来。

▲ WE+酷窝上海复兴广场空间

规模,复杂世界的简单法则

共享办公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潜力无限。根据2017年高力国际发布《2017年灵活办公空间展望报告》显示,中国联合办公市场空间在2000亿左右,将保持每年30%的增长率,到2020年将达到2500亿元。

如果规模扩大一倍,行业会发生什么?

这意味着,企业间的竞争还会继续,新一轮争夺战大幕的拉开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刘彦燊认为市场是极为讲求商业逻辑的。在未来一到两年内共享办公行业很有可能出现两种极端的情况:体量大的企业会获得更多资本方的资金支持,扩张得更快;相反,体量小、模式不够新颖的企业会逐渐离开人们的视野。

不得不说,企业的定义权总在追着规模跑。

从细胞到鲸鱼的生长,WE+酷窝有自己的时间表。截至目前,WE+酷窝目前已拥有将近60个办公空间,管理运营面积已突破17万平米,工位数量超过23000个,拥有超2.5万会员。

▲ WE+酷窝北京三元桥空间

未来WE+酷窝会选择轻重并行的模式,通过收购物业提升其运营水平,为资产增值。不过,刘彦燊认为WE+酷窝在运营模式创新的同时,首先做好“二房东”的角色。

众所周知,联合办公行业诸多企业都费尽心思摘去“二房东”的帽子。一方面,因为联合办公前期租赁、改造成本很高,单纯的靠赚取差价,不但很难快速回本,而且可能永远不能回本。若想实现持续盈利,必须依靠企业增值服务来创收。另一方面,作为新兴行业,诸多企业更希望以新形象示人。但是刘彦燊并不否认“房租”是共享办公企业盈利的基础。

此外,刘彦燊还看到了共享办公在城市更新中的商业机遇。据了解,一线操盘手往往是城市更新中的先行者,但是城市更新并没有形成自己独有的发展“原则”。而WE+酷窝的加入,带来了全新的模式,为城市更新中的办公与生活场景注入新的活力。

对很多共享办公企业来说,不断探索是其应有的坚持,也是必然的选择。当然了,探索不是一朝一夕之事,2018年联合办公这个热闹不断的行业,拥有更多想象空间。坚持探索,可期的不仅仅是企业的未来,更是整个行业的未来。